竹银

大概已经变成了先生所说的胆小鬼了吧,连幸福都会害怕。

【王叶】人偶(下)
日常ooc,小学生文笔
写得渣希望大家轻喷
随便有太太告诉我怎么在lof上面放链接吗,人傻不知道怎么弄
妈呀,估计都把我忘了,本来月假想更,然后那几天又突然低血糖就一拖再拖的,很对不起……这个锅我背。

困到不知道自己在写啥,可能会更一篇之前两个人谈恋爱的小故事,这么久了,是时候谈恋爱了(男朋友都找不到的我……)

正文
         次日清晨,我收拾好包袱,等着仙尊交代好一些事物之后,便上路了。
        路上仙尊大概告诉了我这次下界的任务,第一是收回那个人剩下的三魂六魄,第二助他渡劫,重回天宫。收回魂魄并非易事,虽然上次一再三生石上看见了那人的前世、今生和来生,但是还是要下界分别去找。
        我与仙尊落在一个十分气派的府邸,看着像是将军府。
        一个身着官服的人快步走过,丝毫没有在意府内多出的两个人。“他,他们看不见我们吗?”我的手指对着我们三比划了一下。“看样子是看不到的,这应该是叶修的人间的前世,虽然已经知道大致发生了什么,但是未看到结局……”仙尊皱了皱眉头。
        不知如何称呼那个人,便称他叶公子吧。叶公子的前世是一位大将军,手握重权,这国家的大半兵权都在他手里,剩下的就是在宫中保护皇亲国戚的禁卫军了。这一生叶公子屡立战功,也颇受百姓的爱戴。只是,这种人也是最糟人嫉妒,嫉恨的。朝廷中那些事也是容易猜,官场上勾心斗角,借机攀附,打压别人的自然不少,而叶公子偏偏不在乎。起初那皇上也是不管,但是三人成虎,这皇帝心中怕是生了什么。
        “将军,皇上有旨传召。”那个着官服的人,走到一个房间外说到。仙尊盯着那扇门,像是要盯出一个洞。那个人停顿了一会,唇角勾起一个让人费解的微笑,接着说“请将军带上佩刀,着盔甲上殿觐见。”
       有诈!赤裸裸的阴谋!皇帝接见官员一律着朝服,除非有战事,要皇上宣布出征,但是这怎么会只召见将军一个人呢?而且带刀着甲这两项罪名个个都是掉头都死罪。
        “不能去!”我直接喊了出了,并未奏效,他们是听不见的。
        过了许久,只见房门打开走出一个男人,皮相与人偶误差,只是身上带着佩刀,穿着盔甲,少了几分书生的秀气,但却多了武将的霸气,毫无违和。叶公子一些不屑,那种看透的眼神瞥了那人一眼,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笑。“走吧。我可不敢让皇上跟前儿的大红人在这受累。”语气一些慵懒,像是在打趣,但是那个表情根本……着官服的人跟在他后面,瞪了他一眼。
        “这……明明是圈套!他怎么还跳啊。”我有些生气,也有些不解。“跟上去。”仙尊没说话,只是眉头皱得更狠了。
         我跟着仙尊进了殿上,事情发展的比我想象中的要快一些,叶公子已经跪下,周身围着的全是手持长枪的禁卫军。
        “叶修,你可知罪!”坐在龙椅上的人大声呵斥。“回禀皇上,臣不知。还请皇上明示。”叶公子没有行礼,也未低头,只是满脸笑意,毫不在乎。
       “你……你!你手持兵器进殿,与禁卫军发生冲突,违反了我朝法规,你竟还不知悔改。你是真如他们所说有谋反之心?”叶公子笑着看着上面的人自导自演。“要不是他们叫朕早日提防,怕是朕今日就死在这龙椅上了。叶修,这可是死罪。你若是认罪伏法,朕可以保你一命,只是你这大将军怕是做不了了。”
       “皇上可是千古明君,怎么能包庇我一个小人呢?皇上还是依律行事吧。”叶公子从容应答,丝毫没有被算计后的气愤,激动。
        “哼,那你这是承认了?叶修,枉朕这么多年对你的信任。来人,收了他的虎符,撤了他的官职。”殿上之人突然笑了笑“对了,收了那把却邪。”
       我见一直没什么反应的叶公子,眼神一黯。“虎符,军队都可以给你,但是这把却邪不可能。”
      “那你就别怪朕不顾往日情面了,禁卫军,拿下他。”皇帝冷笑一声,喝道。
        围在叶公子身边的禁卫军向他扑了过去,叶公子闪身躲过,握紧了却邪开始回击。叶公子虽是武艺高强但是敌不过禁卫军人多势众,一直处在下风。那皇帝看样子有些着急了。叶公子看准了时机一个落花掌击飞了几个,形势真在好转。在我认为叶公子快要赢了点时候,突然听见皇帝说“放箭!”像落下雨水一样的见向殿下冲去。这箭太过密集,叶公子又被禁卫军拦住,根本无法脱身。我气得浑身颤抖,这是仙尊突然抓住了我的胳膊。我回神,看了看仙尊。他低着头,表面上看不出来什么但是他捏我胳膊的手力气越来越大。“仙尊……”“啊,抱歉。”仙尊面色惨白,眼眶微微泛红,牙关紧咬。虽松开了我的胳膊,但依旧紧握的手。
         耳边只剩下呼啸而过的箭镞之声,留在殿上的只有一对死尸和那着龙袍的人。
       “恭贺皇上又清理掉一个叛贼。”侧殿走出来一个人向皇上行礼。“这次你的功劳不小,朕要好好的奖赏你,还有一定要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过来吧,把人偶给我。”仙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叶公子的尸体旁。“哦哦。”我递给他一个人偶,他松开了紧握的那只手,掌心那鲜红的血迹和几个月牙型的伤痕,让人不免有些心疼。“仙尊,我帮你包扎吧。”
“正事要紧。”仙尊接过人偶开始取魂。
         不一会仙尊掌中的人偶又活了,眨了眨眼睛,看着我们。之后摇了摇头轻轻地叹气“活一遭,皆孽障。”之后人偶又恢复了沉寂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仙尊,这……”我不知道如何开口,也不知道说什么。“无碍,走吧,去最后一程
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仙尊……仙尊刚才为何不要直接施法让他们停下来?”我有些不解,以仙尊的修为,这简直就是小事一桩。仙尊沉默了很久才开口“这是他的命数……若我插手,后果不堪设想。我唯一能做的……只有默默地看着……我又何尝不……”仙尊没有说下去,我只觉得仙尊的声音有些颤抖。
        这次我们竟是在这大街上遇到的叶公子,他正坐在一个桌前,他对面是一个穿着华丽的人,旁边搁着招牌“算命”。敢情这一生是个算命的,叶公子的生活还真是多姿多彩。
         仙尊与我一同走上前,只见叶公子抬头看了我们一眼,“客官,算命?等一会吧。”末了还朝我们笑了笑。
        “他怎么看得见我们。”我小声问。仙尊摇了摇头,他也不知道。只能另一个人拿着一张纸离开了,叶公子把桌子拾掇拾掇后问“来坐,你们来算什么?”仙尊盯着他看了一会,坐了下来。
       “姻缘。”仙尊思考了一会说到。“噗……”只见叶公子突然笑了,“客官,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你是阴阳眼,讨不到娘子,你才来算的?”叶公子看着仙尊的脸,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。本来以为仙尊会生气,但是仙尊并没有说什么,脸上甚至带了些微笑。
       “行了行了,不逗你了。把手伸出来,我看看。”叶公子理了理自己被压皱的衣服。仙尊把手伸出去,只见叶公子握着他的手看了老半天,皱了皱眉头。“你这……似断又未断,你们能不能再见面只能看天命了,这个我不好说,你这与别人的不同,我也不好给你下个定论。”仙尊收回了手,在叶公子握过的地方又捏了捏。“多谢。”仙尊起身准备走。“嗯……等等,你把这个香囊带着吧。”叶公子从腰间取下香囊,递过来“顺便把算命的钱付了。要不你去帮我到那边买些烟草?”仙尊把一锭银子放在桌上,“叶修,你不能再抽烟了。”说完拿着香囊离开。留下叶公子一个人愣再原地,小声嘟囔“我的天,我已经暴露了吗……我一直用的是叶秋的名字啊……兄台!兄台!”叶公子想要找仙尊问个明白,但仙尊却并不理会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仙尊,这……这是算取到魂魄了吗?”我有些不了解。“嗯。我们去三生石。”
        转眼又到了忘川。
        三生石边坐着一位仙子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来了。找到了吗?”那个仙子看见仙尊就迎了上了。“嗯,你那边呢?”仙尊将手中的香囊晃了晃。“嗯,忘了介绍了。这是苏沐橙,你叫苏仙子就好。苏仙子这是我跟你说的那个人偶师。”苏仙子冲我微微一笑,“你好,谢谢你的人偶了。”我有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,有些脸红,被这么好看的姑娘感谢还是第一次。“你,你好。不……不用谢!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我们开始吧。”仙尊对她点了点头。苏仙子在空中画了一个圈,叶公子就凭空出现在了忘川,但是毫无生气。
        只见那两个人一会画阵,一会施法,忙得不可开交。当仙尊和叶公子的手一起放在三生石上时,三生石闪着不同寻常的光芒。上面开始浮现两人原来的画面。
         那里,叶公子着一身白衣,手中拿着那把却邪,笑得很开心。“你就是微草的那个新人王杰希?”画面在缓慢的移动着。仙尊穿着泛着墨绿的黑袍,抱着叶公子。“恭喜王大眼小朋友成为一宫之主,快让相公亲亲,好好奖励奖励。”仙尊也不恼,对着叶公子的嘴就吻了下去。画面一转,仙尊坐在大堂内,一人跪在下面。“仙尊,叶宫主他……他陨落了,说是叛宫,就……”那个人没敢再说下去,仙尊手中的杯子在一瞬间化为了粉尘。“叶修!叶修!你出来!别给老子躲!”仙尊不复原来那高洁的模样,十分狼狈,站在一个像乱葬岗一样的地方,咆哮……
        回忆完毕,仙尊轻轻的拦过叶公子。
        “不是说这样就够了吗?他怎么还不醒?”仙尊有些着急。“不知道,他们说也有几率会失败……”苏仙子面色也不太好。
       “叶修,叶修,叶修,你醒醒,我是王大眼。”仙尊轻声唤道,但是并没有什么用处。“王宫主不如先回去,等几天,叶修我先带走吧,毕竟他的元神在那边。”
       纵使仙尊有万般不愿也只能先回去,离开了这么多天微草也不知道有没有出事。
        微草一切安好,一个叫高英杰的后辈很会搭理。
        回到微草后仙尊变很少出门 ,人偶也再没有做新的了。我去叫仙尊也十有八九没人回答。
         一过去了小半年了,叶公子没有消息,仙尊虽然没有刚回来时那般,但状态一直不好。我也已是个半仙了,有时扫扫地,打打杂。
       大家都觉得叶公子……怕是回不来了。











       这日,我在门口扫地,只见天边闪过一抹红光。一个人撑着奇怪的雨伞出现在门前。
       “公子有什么事?”我按例问到,他并没有回答,一闪身闪进了院内,我根本留不住。“公子!进去我要通报啊!”我在后面喊到。
         只见那人回头对我一笑,我看着他的样貌一愣。“这……这!”只听见他说“我可是宫主的贵客,无需通报,安心。”

END.

评论(3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