竹银

大概已经变成了先生所说的胆小鬼了吧,连幸福都会害怕。

【王叶】人偶(上)
架空
有点虐
ooc
困到不知道自己在写啥
如有错字请告知

        “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” 仙尊又在念那句诗啊,我看着那个人,他手中的一只小小的人偶,是近日新作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 我们家仙尊叫王杰希,掌管天宫的微草一府。而我只是仙尊坐下的一个童子,我本是凡人,后被仙尊带到天宫来的。被带到天宫的原因也很简单,只是因为我是个人偶师。
        事情发生在几个月前,说是几个月,但是天上一天,地上一年,谁知道具体过了多久呢?那时,我还只是一个做人偶,有这一间祖传小店的普通生意人。
        只记得那天下起了小雨,一切都雾蒙蒙的,像是故意给这个世界蒙上了一层薄纱。我在店里算账,准备打烊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请问,这里可以定制人偶吗?”我没看清来人,他从薄纱般的小雨中走进来,问到。他头上带着斗笠上附着面纱,一袭白衣,走路时也没什么声响。“嗯……可以的”我回应。“客官想要什么样儿的,男娃还是女娃,送人还是自己收着?”生意来了还是得做。
       “男子,身量与我相近,常身着白底红边都衣裳,这是他的画像”他说了一串,十分详细,并将一个画轴放在了桌子上。我走上前,小心翼翼地打开画卷,画卷上的人算不上一等一的美人儿,但是看起来很舒服,脸上有些虚胖,脸色有些病态的白,那看似懒散的眼睛,眼神却是在闪闪放光,像是包揽了整个天空,的星星。“这是送人?”我偏头问。他沉默了一会才开口“自己留着。”
        我有点震惊,不过不多问是老规矩了,我也没多想“嗯……过个小半月就来取吧。价钱的话……看成品吧。”我跟他说着注意事项,他也在听,但是却没有怎么回应……
  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他留下一个字就走了,像他来的时候一样。
       过了小半月,交货的日子如期而至。
       我递给他了一个小盒子,里面静静的躺着他的专属人偶。“小心点,每个人偶都是有生命,有感情的。”我看到他突然僵住,转瞬即逝,立刻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。
      “可以现在打开吗?”他的声音有点颤抖。“嗯,可以的。”我递给他一块干净的锦缎,垫在桌子上。他像是在做什么隆重的祭祀,慢慢地打开了盒子,捧起那个人偶,用拇指轻轻地摸索着他的脸颊。“眉眼处也只是又三四分相似。”他叹气到。
        “每个人都是独特的,一个人的神韵是很难做出来的,除非你对他了如指掌,甚至结为一体才会理解啊。”我向他解释到。“我也只是人偶师,面对的只有木材和漆料。又不是那些活泼泼的人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能教我做人偶吗?”他突然这样问到,语气有些强硬,甚至有些小孩子的执拗,我无法拒绝。我就这么顺理成章的来到天宫,做了仙尊的门下童子,明天除了做一些杂事,就是赶回自己的老本行,做人偶,和教仙尊做人偶。
       我曾经问仙尊,明明会法术,为什么还有学手作?白瞎这么好一双手,多了那些个参差不齐,深浅不一的伤口。仙尊没有回答,继续做人偶。
         来了有几日,我从仙尊的原来的童子哪里得知,仙尊做的这个人偶的真人叫叶修……一个已经跌入凡间的神仙……

TBC.

评论(3)

热度(4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