竹银

大概已经变成了先生所说的胆小鬼了吧,连幸福都会害怕。

【忘羡】妄想(一发完)
ooc我的。。。
日常智障
私设如山
小学生文笔
求轻喷。。。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蓝曦臣无奈的摇了摇头,叹了口气“魏公子?该吃饭了。”门内无人回应。“魏公子?”蓝曦臣又敲了敲门。
   门内
   “二哥哥,吃饭不?”魏无羡听到敲门声向内室问道。过了良久蓝忘机才回答“不了,你去吧”那声音有些颤抖,也不似原来低沉。魏无羡有些失落“好吧。那我吃完了给你带一点吧。”
     “魏——”蓝曦臣刚要开口,门就开了。毫无防备的蓝曦臣吓了一跳,但依旧沉稳。“兄长!”魏无羡看着蓝曦臣,咧嘴一笑。比起刚才,现在的情况才让蓝曦臣真正有些愣神。“怎么了,咱们去吃饭吧”魏无羡见蓝曦臣没什么反应说到。“嗯……”蓝曦臣会过神来,有些担心。“走吧。”魏无羡两步便跨到蓝曦臣前面,催促这蓝曦臣。蓝曦臣也只好无奈跟上。
          临走时又回头看了一眼静室,与原来并无太大不同,但少了几分活泼,多了几分凄凉与冷清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 对于蓝家的才,魏无羡依旧不感兴趣,吃了没几口,就放下了筷子,寻思着一会同蓝忘机一起下山去吃点好的,顺便再来壶酒。
         吃饭时,蓝曦臣时不时的就往魏无羡这边看,好想在担心什么。蓝启仁也是意外的没有怼魏无羡。一顿饭吃下来,气氛格外的沉重。不知为什么魏无羡觉得近日的云深不知处比起原来更加惨白,衣服也更像是披麻戴孝,自己的一身黑衣也并无违和……骤然想起静室内的蓝忘机并未吃饭,魏无羡悄悄的跑到后厨为蓝忘机带了点吃的,趁别人不注意溜回来静室。想在饭后与魏无羡谈谈的蓝曦臣已经找不到魏无羡的影子只好作罢。
        “蓝湛,我给你带了吃的回来。”魏无羡笑着推开门,快步走到内室,将食盒放在桌上,对着身边人笑道。“先放在那吧。”蓝湛的声音虽不似刚才那般的颤抖,但是还是有些奇怪。“二哥哥……你最近好奇怪啊,有事吗……总看你闷闷不乐的”魏无羡窝在蓝忘机的怀里,嗅着他身上的檀香。“无事。”蓝忘机轻轻地拍着他的背。“蓝湛,我们明天出去玩吧,总待在云深不知处好无聊啊。”魏无羡在蓝忘机的怀里抬起头。“好。”蓝忘机揉了揉他的头。“睡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夜里,魏无羡又做噩梦了。“蓝湛……”魏无羡紧紧地攥着蓝忘机的衣服。“我在”蓝忘机吻了吻他的额头,眉间,看着魏无羡慢慢舒展了眉头。
       次日早上,“蓝湛今天怎么没叫我起床。”魏无羡迷迷糊糊地穿戴好在静室里转了一圈,没有发现蓝湛的身影。
        蓝曦臣又来叫魏无羡去吃饭。魏无羡想着先去吃饭,顺便和蓝曦臣说一声,今天要出去。
        等魏无羡吃完早饭回来后,蓝忘机已经在静室内等着他了。
       “二哥哥,你刚刚去哪了?”魏无羡问道。“在外抚琴罢了。走吧,去彩衣镇?”蓝忘机摇了摇头。“嗯!”魏无羡的喜悦爬上了他的眼角。
        “二哥哥,天子笑,喝不?”魏无羡笑着,拿着杯子,对着蓝忘机。魏无羡本以为蓝忘机不会喝,谁知道蓝忘机接过酒杯,一仰头,杯中的酒竟尽数吞了下去。魏无羡的笑意更深了。但是这次蓝忘机躺下之后并没有再起来,魏无羡有些失望。
        魏无羡静静地坐在床边,用手指轻轻地临摹这蓝忘机的模样,等蓝忘机酒醒。
        只见蓝忘机捉住了魏无羡的手指,睁开了眼。魏无羡咧嘴一笑“二哥哥,夜猎吗”魏无羡晃了晃手中的陈情。“出去走走呗。”蓝忘机坐起来,揉了揉头,看着魏无羡满脸期待的样子点了点头。
       魏无羡同蓝忘机来到一处夜猎场,没过一会就发现了猎物。这次魏无羡并未吹奏陈情,而是看着蓝忘机抚琴。蓝忘机反手翻出忘机琴,开始演奏。只见在猎物马上要被击退时蓝忘机弹错了一音。魏无羡调笑道“二哥哥,也有犯错的时候啊。”说完便将陈情靠在嘴边,吹奏起来,击退了那猎物。
         在回客栈的路上,魏无羡拉着蓝忘机的手说“二哥哥今天怎么了,曲子弹得不似从前好了啊。”听到这句话蓝忘机身体一僵,之后又迅速放松,好似没听见那句话。
        魏无羡同蓝忘机又在彩衣镇玩了两日才打算回去。彩衣镇的人也觉得有些害怕,最近有听见含光君的琴声,不似原来那般好听,但只凭这足以让人们惊恐万分。
        “二哥哥这几天夜猎都没怎么用避尘啊。”魏无羡坐在小苹果身上,问到。蓝忘机沉默了好一会“不是特别想。”敷衍的回答。“好吧”
       魏无羡回了云深不知处,直奔静室,倒床上就睡着了。
         蓝忘机依旧未叫他起床。魏无羡觉得很是奇怪这七日蓝忘机都没叫他。不等魏无羡思考,便想起来敲门声。
        “魏公子……你起来了吗?……今天……”是蓝曦臣。魏无羡快步走到门口。蓝曦臣今日并未直接叫魏无羡去吃饭,说话吞吞吐吐的,面色有些不好,眼里尽是散不去的悲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魏公子……”蓝曦臣叹了口气“今日……是忘机的……忘机的头七……我希望你能同我们一起……”蓝曦臣小心翼翼地说着。
        “等等,兄长,你是不是弄错了什么。蓝湛还没死,那来的头七。”魏无羡吃惊的看着蓝曦臣。“魏公子,忘机七日前就……你可是伤心糊涂了。”
       “不,怎么可能,这几天我一直和蓝湛在一起的啊。兄长,你不可能看不见吧。”魏无羡突然有些心慌。“魏公子……”蓝曦臣好像还要说些什么,但是被魏无羡打断了。“我去找蓝湛”说完,魏无羡就冲了出去。
        魏无羡找遍了云深不知处的每一个地方,藏书阁,冷泉,罚抄家规的地方……他不停的说,蓝湛肯定是故意藏起来了,配合他兄长来驴我的。
        跑着跑着,天开始下雨,像个失去了珍贵玩具的孩子,找不到蓝湛的魏婴。
       魏婴脚下一个不留神,重重地摔在地上,魏婴闭上了眼睛。过了许久,魏婴突然睁开眼睛,眼里已不再是笑意,而满是泪水。
      妄想消失了, 魏婴想起来了。蓝湛在那天已经死了。之后的之后……都只是他的妄想,幻想罢了。云深不知处比往常更加的冷清,凄凉是因为挂满了白绫……
       蓝湛的声音会颤抖,是因为自己还没习惯用蓝湛的方式说话;蓝湛的声音不对劲,是因为自己的声音永远不可能像蓝湛那样;不是蓝湛没有叫他起床,而是他自己无法再蓝湛起床的时间点起来;不是蓝湛的琴弹错了,是自己并不会抚琴,那首曲子是早上起来学的;不是蓝湛不想用避尘,是自己没有金丹,用不了罢了……
      魏婴失魂落魄的走回静室,蓝曦臣依旧在门口。“魏公子……”蓝曦臣有些担心,但是他早就发现魏婴有些奇怪。本来以为魏婴会把蓝湛复活或者别的,但是魏婴并没有,而是过着和原来的日子。魏婴并没有理他,走进静室,关上了门,泪水止不住的向外涌……
         魏婴已经不吃不喝待在静室好几天了…… 蓝曦臣明天都来敲门,但却都是无功而返。
       蓝曦臣这日又来,还没敲门,魏婴先打开了门。这几日不吃不喝,也不见阳光,魏婴的脸上多了几分病态的白色,没有了熟悉的笑脸,只有满满的颓废。“魏公子?”
       “我想,我该走了。”魏婴这样说到。他带着陈情和蓝湛的一条抹额。
        魏婴登上了一座无名山,站在悬崖边,看着云卷云舒,突然笑道“我总认为这个地方应该站着是两个人。”魏婴拿着蓝湛的抹额,细细地端详……
        突然,抹额从魏婴的手中滑走。“蓝湛,别走!”魏婴想要伸手去够,一步,两步……
        魏婴眼前一黑,再次睁眼他又看见了他梦中的那见小屋,而蓝湛正坐在门口看书。少顷,抬起头看着魏婴,有些吃惊“你怎么来了。”魏婴扑倒蓝湛的怀里“想你了”
       “我也想你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们以后再也不分开了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夷陵老祖,魏婴字忘羡。转世后与蓝湛结为道侣。最后在山崖下被人们发现,已气绝,手中紧握着一条姑苏蓝氏的抹额……

评论(2)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