竹银

大概已经变成了先生所说的胆小鬼了吧,连幸福都会害怕。

【忘羡/短篇】噩梦

【忘羡】噩梦

   魏无羡醒来时,发现自己正躺在山洞中,阿苑缩在他身边。魏无羡一脸疑惑,自己明明跟蓝湛在一起,怎么就到了这个山洞里了?还有阿苑是什么个意思。魏无羡有些摸不着头脑。少顷,外面便传来了呼喊声……
  魏无羡寻着声音向山下走去,路边的场景越看越眼熟。走了一会,魏无羡一眼就看见了江澄。这熟悉的地方,这样的架势,魏无羡好像想到了什么——围剿乱葬岗?不过,这时候“他”差不多快死了吧。但是他现在不在山上,难道老天要让他重头再来?怎么可能,魏无羡笑了笑,一个箭步便走到江澄的面前。刚想打个招呼,就见江澄像是什么都看不见一样,接着……江澄直接从他身上穿了过去。魏无羡愣在原地,看着江澄远去的背影,心脏莫名的疼痛……果然是……在……
  魏无羡眼前一黑,身体开始不自主的下坠。那种感受与前世被温晁推下乱葬岗的感受无二。
“魏无羡死了!”
“真的?谁干的?”
“还能有谁,江澄大义灭亲啊”
“呵呵,还真是善恶终有报,天道好轮回啊”
魏无羡蹙着眉头,双眼紧闭,仔细听着耳边的声音。类似这样的言语在前世时也听过啊,射日之征啊,呵呵。
  背部突然传来一阵刺痛,魏无羡试探性地睁开眼睛。眯起眼睛对焦,看着眼前这个身着红袍的女人,王灵娇!
  “啪”又一鞭落在了魏无羡的背上。啧,怎么还这么疼啊,魏无羡双手紧握。终于,在挨完这几鞭之后,魏无羡试着站起来,但一个不稳,身体便向前倾……
  “魏婴!魏无羡”
  啊呀,是蓝湛,太好了。魏无羡再次抬头,便看见了蓝湛满是担心的脸,重重的吐了口气,背上的伤都不疼了。但是……这环境不太对吧,怎么又是山洞?这个场景,不夜天城之后?
  “忘机”是蓝曦臣的声音。
  蓝湛将他安置好之后,转过身。魏无羡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,准确的说是根本听不清。只见蓝忘机拔剑,与蓝家的几个前辈打了起来。结果可想而知,两败俱伤。蓝忘机拖着受伤的身体,将他抱起。魏无羡陷入了昏迷之中。
  魏无羡醒来时已经挂在树上了。
“阿羡,阿羡”是师姐!不一会见看见江厌离提着灯笼寻了过来。
  “阿羡,你跳下来,我接住你”江厌离放下灯笼,张开双臂,对他笑。魏无羡一松手,朝着江厌离的方向落下。那一瞬间,魏无羡看见了蓝忘机的脸一闪而过。
   迎接他的不是江厌离,也不是蓝忘机。魏无羡轻飘飘的落在地上。眼前的场景也已转变,他已在大街上了。一个紫衣人从他身边走过,魏无羡突然回头。看见那人给了一个小乞丐一个瓜,把他抱走了。那是江——。
  “魏无羡”又是蓝湛,场景并没有改变,声音是从他背后传来的。这次应该是对得了吧,魏无羡满怀欣喜的转身,却看见蓝忘机拿着避尘指着自己。
  “蓝湛?”魏无羡试着轻声呼唤着自己爱人的名字。蓝忘机并未想从前那样回应他。
  “魏无羡,别再走下去了”蓝忘机叹了口气。
  “蓝湛……你怎么了?”魏无羡有些不解。“走什么?”魏无羡心中有些不安。
  蓝忘机依旧没有回答,只是提起避尘,做出要出剑的架势。下一秒,蓝忘机的动作就像被故意放慢了一样。避尘一点一点的刺进蓝忘机的腹部,雪白的剑身没有半点血迹,但是蓝忘机的白衣已是一片鲜红。
  魏无羡周身的空气都凝固了,血液也也停止了流动,变得冰凉。嗓子无法发声,眼泪无声无息的滑落,魏无羡困难的呼吸着,活像脱了水的鱼。
  随着一声巨响,周围的环境像是一面破碎的镜子,未等魏无羡做出什么反应,地面开始下陷,蓝忘机也不见了。一瞬间,就像是落入冰凉的湖水之中,黑暗,恐惧,孤独,无助这些情感将魏无羡包裹。水早已变成鲜血,鼻腔之中充斥着血腥味。
“魏无羡!”江澄……
  “阿羡!”师姐……
“羡哥哥”阿苑……
“公子”温宁……
“阿羡!,魏无羡!”江叔叔,虞夫人……
  耳边的呼唤声越来越多,声音越来越大,淹没了魏无羡。等……等……等一下……

  “魏婴!魏婴!”
   蓝湛……这一声就像从空旷的山谷传来的一样。
  魏婴睁开眼睛,看着蓝忘机。
“魏婴,你哭了”
  闻言,魏无羡摸了摸自己的脸颊,还真有些水渍。本想笑一笑的,可魏婴却怎么都想不出来。
“你做噩梦了”蓝湛将魏婴揽入怀中,轻轻抚摸着他的脊背。
“蓝湛”
“嗯”这次他终于切切实实地回答了
“蓝湛”
“我在”
“蓝湛”
“我在,我一直都在”语罢,蓝湛吻了吻魏婴的额头。“睡吧”
“嗯。…………蓝湛”
“我在”
……

评论(2)

热度(34)

  1. 璇璇竹银 转载了此文字